重拳出擊,嚴厲打擊惡意注冊商標囤積商標注冊

影響惡劣需嚴打擊惡意廊坊注冊商標囤積商標注冊


 

  “利用我國通過注冊取得商標權的商標制度,將商標作為牟利手段,大量申請注冊商標,對我國商標制度的健康運行造成極大破壞,有悖我國商標法‘保障消費者和生產、經營者的利益,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的立法宗旨,嚴重妨礙了市場主體的正常經營活動,損害了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不利于經濟健康發展。”黃義彪表示,正如商標局在官網上所言,大量注冊而不以使用為目的惡意商標注冊行為,不僅擾亂了正常的商標注冊秩序,使申請注冊商標行為本身成為牟利的手段,而且也會不正當地占用公共資源,影響有正常需求的市場主體依法注冊商標并增加其注冊商標的成本,損害不特定多數商標申請人的利益,有損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違反了我國商標法規定的誠實信用原則。


 

  黃義彪指出,雖然我國商標法并未就申請注冊商標的數量作出規定,但是申請注冊商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維護良好的商標注冊秩序。惡意商標注冊行為并非基于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的需要,而是為了大量囤積、搶注商標以謀取不正當利益,這種行為屬于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


 

  “惡意商標注冊行為人的惡意主觀狀態的推斷及判斷惡意的考量因素,主要包括:在先標志的獨創性及標志的相似程度,在先標志或權利的影響力或知名度,行為人明知或應知的程度,行為人的主觀意圖(如搭便車、阻止第三方入場、囤積商標資源等),行為人是否有向被侵權人惡意索要經濟賠償的行為,行為人對自己商標獨創性的合理解釋和聲明等。”黃義彪指出,上述各考量因素證明力的大小要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并結合證據材料綜合判斷,各個因素之間存在關聯且互相影響。


 

  “惡意商標注冊行為主要有兩種表現形式,即大量囤積商標和搶注商標。”黃義彪介紹,作為惡意商標注冊行為的具體表現形式,有的申請人大量抄襲摹仿他人知名度較高商標、大量搶注名人姓名,涉嫌侵犯他人享有的在先權利;有的申請人則明顯超出合理的實際使用需求,在同一時間段內或先后連續性大量將地名、行業術語等公共資源或與之相近似易造成混淆的標志作為商標進行申請注冊,具有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的意圖;有的申請人申請注冊成千上萬件商標但沒有實際使用意圖,而是待價而沽,甚至針對其他合法經營者惡意提起侵權訴訟以牟利。

商標局發布的數據顯示,在2017年商標局作出的不予注冊及部分不予注冊的2.0184萬件異議裁定中,屬于規制不以使用為目的大量囤積、搶注商標等惡意商標注冊行為的共有5734件,占異議成立(部分成立)案件的28.41%。其中,適用商標法第七條“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及結合具體條款的有1212件,占6%;適用商標法第十三條對馳名商標進行擴大保護的有2352件,占11.65%;適用商標法第十五條“關于代理人或代表人搶注”規定的有246件,占1.22%;適用商標法第三十二條對他人在先權利進行保護或規制惡意商標注冊行為的有1924件,占9.53%。

廊坊路浩知識產權辦理京津冀企事業單位的商標注冊,商標異議,商標復審,商標變更轉讓續展,商標評估,各種商標疑難案件。
 

天津快乐十分计划app